奶球本球_

我们德云女孩绝不认输!

昨晚上深夜测了把这个
那就写出来吧...
这篇权当发个预告,占tag致歉
很有可能be...
别打我...

做我的猫【车】

电话视讯play

评论走链接!

我的233粉福利!

我困的一批...神智不清...请原谅我

ooc预警吧⚠

我没想到233粉来的这么快啊~
谢谢你们关注我这个经常说一些有的没的的奇奇怪怪的人。
我一定不负众望【?】

233粉福利正在写呢
我一定熬夜把他写完今晚发出去。

啾咪

(PS:别管配图上的奇奇怪怪的滤镜和贴纸...我就是闲的。)

熬夜狗文!
我可以的!
我的决心!
耶!

京墨:

占tag抱歉
@奶球本球_ 你们的奶球老师今晚要更贤梅甜车!记得督促她!今晚不更她给你们写万字长车(不大可能)!

我是咋了....

写个贤梅车也能哭成傻逼???

佛了。


我应该是在车底,而不应该在车里

这是一个安迪视角的关于玫瑰园三公主以及他们的驸马【不是/】的故事

这也是好久之前写的,我也是改了好几改才决定发出来了😂

依旧是沙雕文

沙雕预警⚠

我就不打单人tag了


我王(郭)境(汾)泽(阳)就是饿死!死这!从这跳下去!不会吃你们一口狗粮!


我叫郭汾阳,小名安迪。

我爸叫郭德纲,我妈叫于谦(不是),我哥叫郭麒麟,我表哥叫王九龙,我老舅叫张云雷。

这三位并称“玫瑰园三公主”,不知道谁给起的这名,唉...仨妖孽...还公主呢...【小声逼逼/】。

人家小朋友的童年,都是玩具儿歌动画片。

在这三位公主以及德云社其他哥哥叔叔大爷的熏陶下,我的童年都是什么快板歪唱以及相声。

呵呵。


人家小朋友听的是小燕子,到我舅这,大雁子。

还给人炖成汤了,我老舅,啥玩都能给你炖成汤。

人家小朋友听的都是什么流行歌曲的,到我孟鹤堂孟叔这,炸金花之歌,三枪打死个麻辣烫。

成....成吧....

就在这样巨大的阴影下,我健康平安(并不)的长大了。


长大以后我发现,这个世界的阴影更大了...

三位公主以及他们的驸马...啊不...王子,就天天对我幼小的心灵进行巨大的冲击。

果然,单身狗要从娃娃抓起哦。

行吧行吧我知道了。

我应该是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郭汾阳!你从那车底下出来!你上那底下干啥!出来出来!”

得...我哥来了,去车底都去不成了。

面对疾风吧。

“郭安迪!车底下多危险啊!你就不听话!”

刚被我哥从车底下抱出来,我哥就一顿劈头盖脸的说我。

“就是就是!多危险啊...”

诶?壮壮叔也在旁边啊。


得,我的好友【黄金狗粮】上线了。

“我说我弟弟你跟着起什么哄,你看你那个斜眼歪嘴的样吧。”

“得得得少爷,我不起哄啊。”

啧啧啧...我在我哥怀里撇了撇嘴。

“那少爷,我给你和安迪买炸糕去?你俩在家等我。”

“带我一起。”

“少爷你在家看着安迪吧,我自个去行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完蛋。我哥又开始撒娇了。

您的好友使用了“郭麒麟不行式撒娇”

成功击败敌人阎鹤祥。


“好好好。那安迪你乖乖在家呆着,我们给你买炸糕吃啊。”

壮壮叔拍了拍我的头,看我点了点头,又跟我说“真乖~叔叔给你买你哥同款的小河马啊。”

“阎鹤祥!我再说一遍!那他妈是鳄鱼!”

管他什么鳄鱼河马羊驼的...我觉得我还是回车底呆着吧。


“安迪!你给我从车底下出来!那车底下脏死啦!你看你那满身灰!哎呦喂!小眼八叉的给安迪抱出来!”

成,我又叫人抱出来了。

这洁癖是...哦哦...是我老舅和我舅妈,我舅妈也挺不容易的,一手搀着我老舅一手还得抱着我。


“杨九郎!带安迪洗澡qie!”

我不要我不要!舅妈又要跟我叨叨你俩的爱情故事了...

我努力挣扎着从我舅妈怀里出来。

“嘿!你说说你这孩子,给你洗澡你还不乐意。毛病。”

我舅又开始絮叨了,舅妈你快腻古腻古我舅!别让他念我了!

师傅我错了!别念了!

白龙马不容易呀!


可能是我舅妈看到我在他怀里疯狂的挣扎,他上手顺了顺我的毛。

“安迪乖啊,不洗就不洗吧,一会大林和阎鹤祥就回来了,让我儿子给你洗澡。”

“成吧成吧,”我老舅勉强同意了。


我选择忽略我舅嫌弃的眼神,向上天祈祷。

老天爷,别让我哥回来了,求你。

狗粮一份就够了,千万别让这玩再乘以二啊。

那我不就凉了。

哦豁,完蛋。


可能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真诚的祈祷,我老舅饿了。

“杨小瞎!我饿了!我想吃东西!”

我的妻管严舅妈认命的放下了我,朝着老舅问道“角儿,你想吃点啥?”

我假装乖巧的扒拉着我老舅的裤腿,却被他嫌弃的一把拎到一遍去了。

我:???

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了?

我心好痛哦(没有)....


“我要吃黄焖鸡!加小青菜小香菇的那种!”

我舅妈宠溺的揉了揉老舅的头毛,给人好生的扶到副驾驶上坐好,给人系好安全带。

走到我面前把我抱起来放在路边,跟我说。

“安迪,我先带你舅吃饭去啊,吃完饭回来再找你玩昂,你要是看见阎鹤祥了就让他带你洗澡去,听见了吗?”

我乖巧的点点头,听到我老舅坐在车里催促他。


我目送着我老舅和我老舅妈的车离开,扶着路边的小石墩我就一屁股坐下了。

呼.....

可算是走了。


我老舅和舅妈简直就是恶魔级别的!

每次对我的伤害都巨大无比!

我这幼小的心灵哟嘤嘤嘤...

我要回车底呆着了,那才是我真正的归宿QAQ


“欸?安迪你在车底猫着干嘛呢?”

我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又一道黑光,然后一个大号旺仔给我又从车底下抱了出来,旺仔旁边还站了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小黑孩子。

哦哦

是我表哥王九龙和他搭档张九龄。

我今天是造了什么孽哟!

我的好友【黄金狗粮】再次上线。

不过我还挺愿意看他俩打架的/】


“儿zei!给安迪抱回屋里qie!车底下多危险啊。”

“张九龄你丫有本事再说一遍?”

“我就说怎么了?儿zei!”

“孙zei你完了。”


我就这样看着我表哥和我表嫂(不是/)从我面前厮打着离开了。

啧啧啧...我表哥又薅人头毛了...

噫....我表哥竟然叫别人按倒了!

诶...欸?

怎...怎么亲上了啊喂!我还在呢!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不可能的/)

咦嘻嘻嘻嘻嘻嘻年轻人谈恋爱就是刺...刺激!


欸?

我头上这个外套是谁给我套上的???

怎么不让我看了【摔/】!


我是郭汾阳,我现在慌得一批。

今天又是吃狗粮吃到死的一天呢。


真香。



最后发个预告吧...下一个发霏良堂大三角be(有个小车车)/或者贤梅电话视讯玩具play大车/或者桃林小短篇(虽然我都只写了一点点)

你们想看啥????


有感而发 心疼心疼张老师好不好

求你们心疼心疼他吧...🙏🙏🙏🙏🙏


花生豆本豆:

还是那句话,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吃了那么多苦学了相声的人是他们不是你们,那么多人宁愿守着只赔不赚的小园子也在努力说相声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失了初心,等到九辫什么时候说的是你们爱听的东西的时候,那时候的相声还叫相声吗?好好听才是尊重他们,知道见他们一次不容易,谁都不容易,为了你们一时开心让他们头回觉得自己秉承了那么多年的传统变成了负担,你们怎么忍心?!


一只大橘猫的胡须:



唉,我觉得张老师对传统的要求更高吧。只是他,更加遵循“观众是衣食父母”这句话。他几乎从来不把私下情绪拿到舞台上来,敬业至极。所以,这种话他不可能说出来,只能杨老师说了。张老师对相声的要求和洁癖更高,以至于他不能允许在活中出现与观众讨论这种问题的情况。
他确实宠粉,但他也对艺术有着极其崇高的追求。这一点完全看得出来,很明显。

只能说,分工明确。




稀里哗啦:









不是文章!不服憋着!!
















          杨老师昨晚上的那个“我是将就你们啊,还是将就相声”,帅爆了。
















          其实前天晚上两位老师状态就不好了,可是张老师就想给大家一个福利,所以台下搭茬的,提要求的,来者不拒,可是杨老师就消极多了,甚至在活中直接就说“这相声没法说了”这种话,之前也说过,可是不是这种表情。
















         昨晚上张老师进门的时候状态确实挺好,开开心心和阿姨啊,粉丝啊,师兄弟啊打招呼,杨老师开始的时候状态也可以,越往后就越不行了。直接最后杨老师不止怼了下面说轻点的那些妹子,还说一句“就这么喊,肯定响不了啊”,说明昨晚上已经把他逼到极致了。
















         往常如果杨老师严肃的时候,张老师都会开个玩笑遮过去,比如有一次就说“谁让你说她们的,这是我的粉丝”,然后九郎老师就自然而然的过去这一part可,可是昨晚张老师什么也没说,说实在的,两位老师仁至义尽了。
















          昨晚上最后返场,有好多次张老师说着说着就被打断了,然后还有几次妹子们要求张老师唱什么,或者回答什么,杨老师都直接说“别让张老师唱了,他还有别的节目,等会儿就唱那个”或者是直接替张老师回答。我看弹幕里有人说九郎别抢话了,让张老师说。我就想说,妹妹,你听听张老师的嗓子,他还要唱,还要回答,你心疼心疼他行不行?杨老师其实不是在抢话,是在帮他挡着。有好多问题问的真的很奇怪,张老师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他又心疼粉丝,他舍不得怼你们,你们就舍得这么对他?
















         两位老师对相声有着洁癖,畏敬着相声。张老师可能是他自己性子温柔,对舞台珍惜,而且是郭老师养大的原因,所以对观众有求必应,甚至他愿意为了相声付出一切,即使表演方式和现场观众的反应不是他真心想要做的,他都能做到,因为他爱,他认真,他心疼他的粉丝,他知道这群姑娘千里迢迢赶来看他不容易,他知道他自己能活着上台也不容易,所以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大家开心,活碎不碎,包袱响不响,形式他喜不喜欢他都不在意。
















         可是杨老师不一样,我觉得杨老师和少爷在这一点很像,他不能允许自己最爱的相声违背了传统,少爷说过,如果传统相声卖不出票,不可乐,他宁愿不说相声,也不要改变传统相声。杨老师也这样,好几次了,张老师也说,杨老师也说,“就这么学的”这句说了不下三四遍,怎么还有人喊轻点呢。我知道,大家觉得这是在增加互动和趣味性,可是抱歉,没意思,也没什么趣味性。
















        真心希望以后别这样了,妹子们心疼两位老师,爱两位老师,就别搭茬,别刨活,别喊“轻点”,别再问“为什么不演学哑语”了,谢谢了。
















       













哈哈哈哈嗝?

沙雕小文
(关于金玉满堂&良辰美景)

特别的沙雕

沙雕的一批!

⚠⚠⚠ooc预警(吧?)

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不是/)

相声有新人的庆功宴一直吃到晚上十一点多,陈曦和周九良提前一个多小时就找借口离开了,其他人不清楚,金霏和孟鹤堂可是清楚的一批。

提前走了干嘛去?

做爱做的事了呗。

自家捧哏跟自己男朋友的捧哏跑了,孟鹤堂觉得一点也不亏,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但是他特别好奇自己的性冷淡搭档被男人压在床上是个什么样子呢。

想想就刺激。

他拽了拽金霏的衣袖,在他耳边小声说。

“哥哥,我们去偷听航航和曦哥那啥啥吧~”

金霏作为一个十足的切开黑,心里虽然也很是好奇,但还是假装淡然的推开孟鹤堂有点肉肉的脸,轻描淡写的拒绝他。

“不行。”

孟鹤堂焦急的在旁边抓耳挠腮了半天,谢金和李鹤东看到了之后一脸了然的朝金霏俩点点头,还刻意的朝着他俩说到

“小孟啊,你那不是还有点事吗?着急你就先去忙你的啊,金霏老师麻烦您了送一下小孟吧。”

说罢还暧昧的朝着他俩眨了眨眼。

可了不得liu~

说不清了。

“诶!好嘞师爷。那就麻烦金霏老师了呀。”

听到这话孟鹤堂手在底下轻轻的拉了拉金霏的手,急切的朝他努了努嘴。

“哥哥,求求你了~我们走吧~”

金霏本来就很吃孟鹤堂撒娇这一套,再加上自己心里也好奇的一批,便假装勉强的点了点头,带着他出了饭店的门。

“行吧行吧,那我带你去。”

引得孟鹤堂在他脸上“啵”的猛亲了一口。

“哥哥我爱你!”

因为金霏陈曦孟鹤堂周九良四个人暂住在一起,金霏开车带孟鹤堂回了公寓。

在车上金霏给陈曦发了条微信,意思差不多就是告诉陈曦他和孟鹤堂要回家了,让他和周九良收敛点,陈曦没有回他,也不知道他看没看见微信。

回到家里金霏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听到了陈曦的房间门“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了。

回家一看,果然。

陈曦的房间门关的严严实实,沙发上乱七八糟能让人能联想到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

孟鹤堂换了鞋就跑到陈曦屋门口,扒着门缝听屋里的声音。

金霏慢悠悠的走过去也扒着门缝在孟鹤堂头顶和他一起偷听。

屋里没传来什么特别剧烈的响声,只有肉体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响。

他们听了一会,没什么声音,碎嘴子陈曦老师便开始了他的表演。

“哎呦喂九良你爽不爽啊?”

“哎呦喂九良你腰疼不疼啊,我是不是老了啊?我这腰咋这么疼呢?”

“九良你咋不说话啊?”

周九良气都喘不匀,断断续续的回他。

“陈...陈曦...嗯啊...你妈...你妈炸了...”

可能是陈曦使了劲,他们听到周九良变了个调叫了一声,陈曦连忙捂上了他的嘴。

“嘘——小金和孟儿回来了,你别叫这么大声昂。”

“再说了...”

“我妈炸了?我妈不是你妈啊?”

“哦我妈是你婆婆,那也得叫妈!”

“我妈炸了那你开空调啊!”

“咱家那空调留着干嘛的?”

“你把他开开啊!”

周九良没有说话,陈曦还在叨叨个不停。

“九良你说话呀?”

“你光拿那床单撒筏子,你看那床单叫你揪的都皱了。”

“哎呀那你也别咬枕巾啊,你看这牙印子,你咬我也行啊。”

“哎!九良你还真咬我啊!”

“欸欸欸九良你拿那耳塞子干啥?”

.....

门后的孟鹤堂金霏对视一眼摇了摇头,两人手牵着手离开了。

怕了怕了怕了怕了....

后来孟鹤堂好奇的采访周九良,跟碎嘴子啪啪啪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周九良白了他一眼,撂下一句“能什么感觉?他说他的我爽我的呗。”转身就走了。

噫.....萎了萎了....

孟鹤堂心疼的抱紧了胖胖(不是)的自己。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金霏看到陈曦说的的第一句话就是“哥,我求求你,您可快闭嘴吧。”

陈曦委屈而莫名其妙的抱紧了没牙(不是)的自己。

陈曦:我自闭了。



现在发万圣节的照片会不会被骂/
但是我今天才刚有时间搞照片....
今日用我的美貌【不是】营业
可以bo?
万圣节的破败洋娃娃/
要敲你的门啦
叮咚。

????
这是什么神仙对话?
“你必须只属于我一个人。”
“你的命是老天爷的”
“但剩下的一切全是我的。”
磕了磕了!
周一围真的好帅啊握日!